[河南日报]山高沟深处执笔“绘”小康
来源:河南日报 时间:2019-05-07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时发表重要讲话,对扎实做好今明两年脱贫攻坚工作作出重要部署,彰显了我们党脱贫攻坚“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坚定信心。 当前,我省脱贫攻坚工作已进入决战决胜的关键时期,在完成2018年33个县脱贫摘帽目标任务的基础上,还要全力以赴,实现剩余14个县如期脱贫。为进一步提振士气、营造氛围,本报与省扶贫办联合开设“脱贫大决战”专栏,充分挖掘全省各地在脱贫攻坚战中形成的先进经验、涌现的先进人物等,敬请关注。

  本报记者 李英华 归欣

  童话里有个神笔马良,凭一支画笔心想事成,给父老乡亲纾危解困。

  伏牛深山里,有个青年党员,也靠着画笔纵横开阖,闯出一条脱贫路。

  2015年,29岁的冯亚珂在老家嵩县黄庄乡三合村,搭起写生基地、描出“手绘小镇”,在脱贫攻坚的滚滚大潮里挥洒青春,让一个深度贫困村彻底变了样:全村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26.7%,降至去年的2%以下;人均纯收入增加8400多元;原本人迹罕至的穷山窝,去年接待游客突破1.5万人次。

  “为啥要返乡创业?”4月29日,记者见到冯亚珂时,他刚安顿好来自商丘学院的百人写生团,满头是汗。

  “这个想法一直都有,可以说是一种初心吧。”他说。

  2006年,洛阳师院美术系新生冯亚珂到外地写生时,总有一个念头在心里“长草”:我家也是山清水秀好风景,为啥不能搞写生?但一没资金,二缺人脉,念想终归是念想。大学毕业后,冯亚珂参军入伍,在部队练出一身“胆气”,之后到郑州开画室积攒资源。十年之后,他毅然返乡。

  然而这事一开始没人看好,因为三合村实在太偏了:去嵩县县城,要开车一小时;离全县最有名的景点白云山,还要更远些。即使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堂哥,也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还是出去打工靠谱点。”

  但冯亚珂很坚持,在他看来,山高路远、地处偏僻,对画家、美术生来说恰好是难得的幽静环境。“屋后的山峦、门前的河流、古旧的土房,还有那墙根的老汉,每个场景都是一幅无须修饰的画作。”他说。

  经营上,冯亚珂也别出心裁:“与景区相比,写生基地更追求原生态,无须过分雕琢,只要有个合适的落脚点,大家便会欣然而至。”2016年,他把自家的房子改造成“伏牛山写生基地”,3个月时间接待写生团队1500余人。

  接下来的一年,在黄庄乡政府的支持下,村里建起了写生亭、展示墙,修复了老宅子、豆腐坊,冯亚珂和他的写生基地打破了贫困小村的宁静,也掀开了“手绘小镇”的画卷,山高沟深的三合村自此声名远扬。

  从筚路蓝缕到蒸蒸日上,冯亚珂告诉记者,他最大的感受是,把个人努力融入脱贫攻坚的时代大潮,才能真正有所作为、创造价值。

  从找农户帮着接待客人,到引导群众开办农家乐;从手忙脚乱找厨师,到为贫困户安排工作;从受人之托寻找模特,到组建村民“模特队”,3年间,冯亚珂的扶贫行动渐成自觉,三合村的面貌也日新月异。截至目前,该村已与60余家美术院校和培训机构达成合作意向,发展农家宾馆22个,床位近400张,帮助150余户贫困群众脱贫致富,辐射带动周边5个行政村的村民就业,综合收益近千万元。

  离开写生基地,穿过手绘街道,爬上一道陡坡,在豆腐店村民组,记者看到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负责“督战”的三合村党支部书记武松生介绍,他们正把15栋老房子改成民宿。“修旧如旧、保持风貌,这也是亚珂力主的,我们村‘两委’很支持。”他说,现在村里的思路很明确,就是围绕“写生经济”搞乡村新型服务业,从脱贫致富往乡村振兴上走。

  村落东头,是村民张嵩现的老房子。身残志坚、架着双拐奔富路的他,去年住进了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但把一副对联留了下来:“人勤劳蜂勤酿生活甜蜜蜜,搬新房娶新娘幸福奔小康。”老张说,他现在的日子就像这对联,越来越甜。

  其实甜的不止他一个。老羊倌儿张寿娃,现在是村里最有名的专职人体模特,“门前石头上坐一晌,就能挣上百十块”;掂大勺的冯孟立,因为照顾病号困在家中,如今是写生基地聘用的大厨,每天工资150元;开超市的高红霞脸上带笑,告诉记者,“以前每天顶多卖出去200元东西,现在2000都打不住”;还有织布坊里笑眯眯的王翠粉,不但有机会施展一手好技艺,还有了稳定的收入。

  由于扶贫成绩显著,2018年冯亚珂评上了“河南省脱贫攻坚奖奋进奖”,获得了“河南青年五四奖章”,还当选洛阳市人大代表。但他依然谦逊,而且对村党支部副书记这个“职位”更上心。“现在的三合村,跟我们想象的还有很大差距。”冯亚珂说,他有一个心愿,未来三到五年,争取把占地12平方公里的村子,打造成3A景区,让父老乡亲都能过上美好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