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嵩县人社局冤枉人、乱抓人,冤枉!!!!!
    时间:2018-12-17 类型:投诉 状态:办理完毕
    内容:
    尊敬的县长大人:
    我是一个农民。我的前夫肖安成【420683196112261256】,在今年5月份,代表枣阳和天建筑劳务公司承包了河南省昊天炜业路桥工程有限公司在嵩县境内八道沟第一标段的一处工程。
    肖安成随即将该工程分包给了李文俊(有协议为证)【420683198306182117】,李文俊后将此工程承包给了农民工包工头宋爱明【511025197209017138】。
    但河南海天炜业路桥公司一直未支付任何工程款,后经查实该工程属“诈骗”活动,导致农民工的工资一直未支付。肖安成也因此工程投资搞的倾家荡产。
    嵩县人社局曾队长【电话15303869789】在接到农民工反映后,诱骗肖安成在工程方量中签字,以此“咬”死肖安成是农民工的包工头,后与嵩县公安局以拖欠农民工工资为由抓捕了肖安成并拘押在嵩县公安局。
    我想澄清的三个事实是:1、肖安成并非农民工的直接包工头,农民工也未与肖安成签订任何劳动合同;
    2、李文俊和宋爱明为农民工的工头。
    3、肖安成与李文俊之间只存在合同经济纠纷,并不与农民工直接关联。
    想请县长大人查清的事实有:
    1、肖安成作为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直接责任人被公安局抓捕,是否合法?直接责任人是李文俊,为什么不抓捕?
    2、河南省昊天炜业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不支付工程款导致农民工工资无法支付,且该公司开发活动属“诈骗”行为,是否应该由该公司承担全部责任?
    3、请贵局查清本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免抓错好人,漏掉坏人。
    4、贵县人社局领导任局长,在第一次接到我的电话后,直接告知我肖安成是包工头,后经我说明肖安成将该工程分包给了李文俊、宋爱明了,任局长表示他并不清楚还有分包一事,随后让我找曾队长,但曾队长不接电话、不回信息。说明贵局在侦办此事时并未查清全部事实就抓人!!!!!!!
    5、贵县人社局本事件的直接办理人曾队长(15303869789)一直不接电话,发短信也不回,不符合为人民服务的做法,请县长大人明察!
    6、请县长大人查清事实尽快释放好人,抓捕坏人。
    7、请县长大人严查本“诈骗“工程,当地相关干部是否应该问责?是否应该一查到底?
    另,我们可提供所有合同及证据。
    望县长大人明察,跪谢!!!!!!!!!!!!!!!!!!
    望县长大人尽快回复为感。
    回复:
    您好,经调查,此案已被嵩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如果您掌握有关于此案件的相关证据,证明,可递交至嵩县公安局刑事科。目前,该案件正在依法办理中。
  • 强烈控告嵩县地方黑恶势力村霸常见庄
    时间:2018-12-28 类型:投诉 状态:办理完毕
    内容:
    强烈控告嵩县地方黑恶势力村霸常见庄
    我是殷杜娟(殷石雷的女儿),女,现年22岁,家住河南省嵩县田湖黄门村二组
    几十年来,常见庄(男,同村)称霸一方,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寻衅闹事,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人神共愤。
    如此种种,罄竹难书:
    一、1983年,常见庄私自侵占我家的宅基地,并在上面多次挖沟、堆石头,经村里解决,不允许常见庄再去那搅。但是前段时间上级来测量房产地的面积,却见上面写着常见庄的名字,这是为何?
    二、 2012年常见庄,在我家门前的麦场地,多次挖沟,不让我家打麦,我爸和常理论,常见庄却和他的儿子一起,打伤我爸的头和腰部,有派出所和土地所作证。
    三、村干部早年借用我家的林权土地做变压器房,2017年 7月份左右,因村里改电,变压器房不用了,本该归还给我家,常见庄却把变压器房门锁着,并多次在我家的林权地上垫土沙,多次让村干部解决都无疾而终。最后我们找来派出所人帮忙解决,村干部却把派出所支走,说让生产队解决,但迟迟不见效果。
    在 2018年 12月 10日下午,我爸见常见庄又在垫土,就去找当时正在打牌的村支书李万杰,李万杰却说:“我不敢,你自己去说。”我爸就去找常见庄讲道理,常见庄蛮横无理直接对我爸连骂带打,我爸赶紧往后躲,常见庄的亲家殷见麻过来“劝架”,对我爸说,“把那地给他可算了,何必生气。”我爸当时说,“凡事都好商量解决,但常不能强行霸占。”常见庄不予理会,继续扑打我爸,这时,殷见麻搂着我爸,导致我爸的脸被打了三拳。我爸要去挡,殷见麻却把我爸抱起撂倒在一米的隔岭下面乱石头上,常在我爸的头上连跺了两脚!
    我爸是一心一意为群众做事,奉献自己的土地做变压器房,到头来却没有善终,暗无天日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关键是我跟常家的地方并不挨,常强占完别人家的地,又来侵占我家的地)
    四、我父亲被打伤住进医院,我没有一点办法很无助,我回家给父亲取衣服,却见常见庄和殷见麻还在垫地,他俩把我父亲打伤丝毫没有悔过之心,身为子女的我看到之后非常愤怒,就上去和常、殷理论,说现在不能垫土,等我父亲身上的伤好了,事情解决好了再说。他们却不听还骂我,两人合力抓住我把我摔倒在地上好几次,使我身体休克没有知觉,导致我身上多处受伤头疼腰疼。此事还致使我精神恍惚好几天,这个心理创伤是永远不能弥补的。
    五、常见庄在他的麦场地建房子,因为路在东北面,所以门应该面朝东北,可是常见庄的房子却面朝西,这样一来不仅把原来的路侵占了,还把路对面他哥常见修的麦场也侵占了,他哥去找他,常见庄直接打伤他哥。常见庄房子霸占了路,还不让里面那几家人从他门前过。
    这期间还不包括小打小闹,长期以来受到常见庄的欺压,使我爸得了焦虑症,虽未进行治疗和确诊。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因为这多次被打事件,我爸已经出现了抑郁的症状,经常发呆,莫名其妙的精神紧张,担忧,浑身不自在,视线模糊,甚至开始出现焦虑的症状 ,无法集中精力思考和做事等。
    作为子女的我,不愿相信如此美好的世界,竟有此事发生,令人堪忧。家里发生的这一
    切让我感到对生活的绝望,产生对人的不信任,严重的影响到了我的生活,这几十年来这庄庄事件对我和我的家人也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等

    目前人在医院,对方却不照头,派出所也不作任何处理。我不敢相信常见庄在光天化日,众人面前会如此器张,为何村干部和派出所对常见庄故意伤害他人的恶霸黑势力采取庇护?到低谁是常见庄背后的保护伞?常见庄这样的黑势力害人之虫至今仍然逍遥法外,无人能管?成为我们家永远不能弥补的创伤,希望上级能够祛除危害社会的蛀虫,给予我家公道,还我村的朗朗晴天。

    请问,打人者为什么无法无天?谁是常见庄的保护伞?为什么公安机关对殴打他人者不给予处理,这一切难道不能说明常见庄黑恶势力的猖獗吗?
    综上所述,被控告人常见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控告人特向各位领导提出控告,恳请领导能够依法行使法律监督职权。督促相关部门认真负责地处理这件事情,依法追究上述被控告人常见庄故意伤人的罪责.
    此致
    敬礼!
    控告人:殷杜娟 殷石雷
    回复:
    您好,经调查,您所反映的问题乡镇派出所已介入调查,如果您掌握有相关证据,证明,可递交至派出所。
  • 美化大嵩县交通
    时间:2018-12-29 类型:建议 状态:办理完毕
    内容:
    建议1希望县城增加停车位,及合理规划。
    2希望加大力度整治电动车及三轮车乱停乱放及逆行等违法行为。
    回复:
    首先感谢网友提出的意见建议。电动车,电动三轮车因属于非机动车辆,现在无明确的交通法规进行管制,主要管制表现为随时发现,随时批评教育。 停车位问题:目前,我县能规划停车位的路段基本上都有停车位,但因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私家车增多,导致停车困难。临近年关,外出人员回流,也是导致停车困难的原因。我县相关部门将积极协调,寻找解决办法,也请网友理解。
  • 老城拆迁什么时候分房
    时间:2019-01-13 类型:咨询 状态:办理完毕
    内容:
    老城房子2011都让拆了,政府说3年让住上新房,现在都马上19年春节了。当初让扒也是参差不齐也就算了,房子现在还没下来,一个人一个月100块钱租房钱,一直到现在,每次去公社问都是说快了,先等着。北街刘五权也被抓了,房子现在更遥遥无期,就那么几户人家,房子就是分不下来,政府说话一次一次失信。只能问问县长,公社一直搪塞这批人,县委领导总得有人给个具体日期吧,不能这结婚也没处结吧,
    回复:
    网友您好,经调查,这个问题牵涉面广,需要协调的方面多,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积极协调此事,希望您能理解。